金劍寶刀鋒尚在—讀《李守誠書法作品集》

金劍寶刀鋒尚在—讀《李守誠書法作品集》

2016-10-12 10:10:57我要投稿   點擊量:3442  



 核心提示:書法泰斗李守誠先生書法泰斗李守誠先生和作者崔陟先生親切交流《李守誠書法作品集》我在歷史文化名城邯鄲工作和生活了十幾年, 對那里的大事小情還是有一些了解的。 邯鄲無論在歷史上還是近現代中, 都有許許多多令人難以磨滅的記憶。 說到邯鄲自然提到成語, 因為那里是成語之鄉。 像膾炙人口的圍魏救趙、 價值連城...


書法泰斗李守誠先生


書法泰斗李守誠先生和作者崔陟先生親切交流


《李守誠書法作品集》

我在歷史文化名城邯鄲工作和生活了十幾年, 對那里的大事小情還是有一些了解的。 邯鄲無論在歷史上還是近現代中, 都有許許多多令人難以磨滅的記憶。

說到邯鄲自然提到成語, 因為那里是成語之鄉。 像膾炙人口的圍魏救趙、 價值連城、 完璧歸趙、 邯鄲學步、 黃粱一夢……都有記載, 或者是相傳發生在那里。 有些典故還有遺跡尚存, 今人便立碑記載以傳千古。 在我們閱讀這些碑文的時候, 不能不提及一位重量級人物, 那就是著名書法家李守誠老先生。 碑文中那老到沉穩而又韻味十足的書法, 大多出自他的筆下, 人們贊嘆不已,一是歷史風云的翻卷變化的感嘆, 二就是對精湛脫俗的書法藝術的欣賞。

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起, 到九十年代初, 我和李守誠先生有過密切的合作。 那時, 邯鄲的書法還沒有達到廣泛普及的程度, 我們在一起辦培訓班, 他講書法, 我講篆刻。 我們的合作若說珠聯璧合難免有失謙虛, 但確是互補性的配合, 一時間小成氣候。 后來我回城了, 但是我們的聯系一直沒有中斷, 友情一直延續, 只是改換方式而已。記得李先生說過他要出一本作品集, 我一直期盼著, 真如久旱之盼云霓。 在電話里我曾問過幾次,李先生總是說不急。

就在幾個月前,一位朋友從邯鄲來,給我帶了一本厚厚的書。我有一種預感,應該是李先生的作品集了。迫不及待地打開,眼前一亮:果然就是!

打開書, 我就像 “饑餓的人撲在面包上一樣”  蘇聯高爾基曾這樣形容他讀書時的狀態。 那閃爍著毫光異彩的作品疾迅地撲入眼簾, 182件作品, 件件精湛, 充分體現了李先生的書法風格,和十年、 二十年、 三十年前相比, 不斷升華, 又達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 讓我不禁想起寶刀不老的說法。 “金劍寶刀鋒尚在,短簫橫笛韻猶佳” 我想以此來形容李先生的書法和為人, 或許還是比較恰當的。 李先生的形象和精深的書法造詣在我的思維里, 越發清晰起來。

對于李先生的書法我留心已久, 所以很快有十六個字浮出記憶, 那就是 “傳承有緒, 固守專一; 銳意突破, 廣植桃李”  聽起來似乎有些零亂,且容我慢慢道來。

李先生在邯鄲、 河北, 乃至全國, 進而到海外書壇均享有盛譽, 他并非一枝獨秀, 是從家傳而來。 他的父親李松年, 字鶴亭, 書畫印造詣精深,為清末書壇泰斗張裕釗弟子王洪鈞入室弟子。換言之, 就是當年曾國藩四大弟子之一、主講保定蓮池書院張裕釗的再傳弟子。那時學術氣氛和師承關系與今日大有不同,一日為師則終身為父,傳道、授業、解惑的老師對學生相當嚴格。行事嚴謹的李松年老先生臨池日久,書藝漸進,頗得老師青睞。現在邯鄲地標古跡趙武靈王叢臺上“武靈叢臺”四個字就出自李老先生之手。還有記載著血淚柔情“二度梅”故事的“夫妻南北兄妹沾襟”的石刻,也是李老先生書寫。可惜的是我結識李先生時,老先生已經過世,未能一見。

我們可以想象李先生在這樣一位父親的教導下,加之自己的天分和勤奮,書法水平自然是非同一般。 他從少年時就步入正軌, 臨習王羲之的 《蘭亭序》 是必修課; 揣摩懷素的 《自敘帖》 也不可少;  《龍門二十品》 中涉獵研習; 還寫過鐘紹京的 《靈飛經》 ……當然學習張裕釗的作品還是主課。 是為 “流傳有緒” 

我們知道張裕釗的書法代表作為 《重修南宮縣學記》, 其書法獨成一體, 故世稱 “南宮碑” 康有為對其書法大加稱道,有“千古以來無以比”之說,可見鐘愛之至。但是,由于種種原因,南宮碑這種風格獨特的書體,沒有廣泛流傳。那外方內圓的筆觸,僅僅保留在書論研究者的論述之中。令人費解的是,在日本倒有一些津津樂道者,似乎已經稱他們的課題。持此論者,不亞于坐井觀天。他們只要到中國,到河北,到邯鄲,就會知道南宮碑不但存在,而且現狀足令其肅然起敬。

說到這里就要感謝李先生, 他始終固守著這塊陣地, 并付出大量心血。 李先生在經濟條件不樂觀, 身邊環境不輕松的時刻, 也就是生活的樂趣顯得淡然而相對枯燥時, 始終沒有放棄的就是對書法, 尤其對南宮碑的修煉。 他牢記著父親的教誨, 寒暑不輟地揮毫。 他那時不知然后會是怎樣的光景, 也沒有期待將來會有什么樣的輝煌。只是一味地書寫品味, 他只想著盡量縮小和先賢、 父輩之間的差距, 全部心思都用在枯墨與糙紙上。 然而, 他沒想到的是, 這種甘于寂寞的固守, 就是民族文化得以傳承的最佳方式。 多少人淺嘗輒止, 而他做到了。 是為 “固守如一” 

書法是展現個性的和繼承傳統相結合的產物, 李先生性格開朗,談吐幽默。性格決定做任何事情的風格,對書法也不例外。李先生經過多年的修行,終于煉就只屬于自己的“三昧真火” 。如今他筆下的南宮碑不僅僅體現在外方內圓的典型風格上,而是注入了極大的活力。他的筆觸展現了更為寬博的審美視野,甚至流露出潺潺流水的歡快節奏。他的筆法猶如清風梳柳,細雨潤花的自然、含蓄,使人觀后即得到難以名狀的藝術享受。毫不夸張地說,李先生對南宮碑的繼承, 使得沉寂了近百年的書體又獲得了活力,繼承中有所發展, 被世人成為 “李氏南宮碑”  是為 “銳意突破” 

正是這個原因, 今天我們徜徉在歷史文化名城邯鄲時, 李先生題寫的匾額不時可見。 當然我們最為流連的還是 “藺相如回車巷”“溫明殿遺址”“學步橋修繕記”“朱德橋”“邯鄲成語典故苑”等與歷史息息相關的碑刻。

李先生對于當代書壇的顯著貢獻還有 “桃李滿門” 之舉。 他上承家學, 而且教子有方, 其子李喜泰繼承家學,  1993 年即加入中國書法家協會, 而且成績斐然。 其孫輩亦是書壇新秀, 為此李先生很欣慰。 除家人李先生有教無類, 廣收門生,其弟子中不乏佼佼者。 由自身至家人, 再到社會上, 李先生真是功不可沒。 正是這樣, 李氏南宮碑已不再屬于他個人, 而是民族文化之林的秀木,李派書法藝術應運而生。 當今社會科學進步, 傳播方式飛躍呈現, 相信老朋友李守誠的書法藝術會有更大的發展, 李派隊伍也會進一步壯大。 是為 “廣植桃李” 

以上是看到《李守誠書法作品集》時隨之而來的一些思緒。大多是頭腦中早已形成的,翻看新書自然是又一番感慨。我愿結合幾件作品,與朋友們共享歡樂。

《回車巷碑記》 寫于 1981 年,至今已經有35年了。那時李先生剛過花甲,藝術年齡更是興旺時期。行筆健勁有力,一筆一畫中規中矩,儼然古碑傳世。嚴謹不是拘謹,仔細觀之,字字靈動,彼此顧盼呼應,渾然一體。我們看到每一個字都完全地保持者南宮碑的韻味,出處明了,真諦得傳,足可以與典故共存,為趙文化的經典。刻碑時,還有“左”的痕跡,書者不可留名。但是這作為一種歷史現象保存,也是一種資料,姑且保存吧。

“閑云無定貌,遠鶴有余聲”一聯,充分體現了李氏南宮碑的特色。我們看到筆觸的輕重、枯潤、疏密等手法運用得無不恰到好處,一切是那么自然和諧,處理得合情合理。這些技巧的運用,早已爛熟于胸,那真是信手揮之,神韻自來。我們說是李氏南宮碑,那是因為在轉折等細微處還明顯地顯示著張裕釗的精神。是發揮,是光大,而不是叛道,這就是一個真正書家的作為。此作的風格還似金石銘刻,經歷時光打磨后所流露出的滄桑感,或者說金石的味道頗為濃郁。須知,這是有賴于多年心血打磨出來的,絕非一朝一夕的功底。

李先生曾送我一件唐王維的《山居秋暝》,甚是珍愛,保存至今。書中所收同內容的作品,寫于2004年,是年先生 81歲。這件作品和前兩件作品相比,更加靈動,以行書氣質貫穿,時現草書味道,體現了一種積極向上的活力。看得出來 81歲之老者,不但身輕體健,而且頭腦靈活。心與手均能同步,并與時代節拍相吻合。細細品味,張裕釗南宮碑韻味依舊,個性則更加突出。作為老者,殊為難得。引人入勝是格調,絕非習氣的賣弄,這一點更是可貴。杜甫在《戲為六絕句》詩里說過“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筆意縱橫” 。今天我們用來形容李先生 80 歲以后的作品,應該是最恰當不過了。能保持南宮碑的原汁原味,又能融進自己的個性,在不斷完善的過程中日臻演化, 這當是李先生書法藝術最為難能可貴的地方, 為我們在繼承和發展民族文化的探索中, 起到了榜樣的作用, 或者說傳播著難以抑制的正能量。

我看過此書想把上面說過的三件作品作為李先生三個階段書風的代表,因為未與李先生溝通,難免有不妥之處。但是出自內心,故冒昧表白。

人們在評論老書法家的作品和造詣時, 往往愛引用唐孫過庭 《書 中提及的 “人書俱老” 這固然是贊譽之詞, 但對于和我忘年之交的李先生, 我無論如何也不愿意這樣說。 孫氏的 “老”雖說是輝煌的境界, 但是畢竟有遲暮之感而令人扼腕。 在我看來, 李先生無論是心理年齡還是生理年齡,特別是藝術年齡, 都是那么旺盛,  “老” 尚遠矣。我覺得我們騎著吱吱呀呀的自行車奔忙于邯鄲街道中的日子, 仿佛就是昨天。 一切那么清晰, 那么難以忘記。 年齡只不過是一個數字的積累, 不是什么年邁衰老的標記。

《李守誠書法作品集》 觀后有感, 一吐為快, 再過幾年就是他的百歲誕辰了, 到那時觀看他的書法, 會更加知道寶刀不老的真正含義。

我期待著。

 

  (《李守誠書法作品集》李喜泰 李清娟主編 中國文史出版社 2015  9 月第一版 定價:360元)(2016104日第8版)

     (作者崔陟先生簡介:崔陟,1949年生于北京,本名崔志剛,亦名恩唐,或稱博陵人。著名書法家,作家,編輯、學者。為中國書協會員,中國書法家協會出版編輯委員會委員、北京中韓書畫家聯誼會副會長、中國書法家協會中央國家機關分會辦公室副主任、北京民間文藝家協會副主席、中國書畫收藏家協會秘書長。)

       李守誠作品欣賞: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最新圖片文章

    • 把生命獻給“陜茶”興盛的帶頭人—韓星海
    • “天才韓寒”是當代文壇的最大丑聞
    • 張藝謀自認弄砸奧運開幕式:覺得了不起是你們的事
    • 基層警局里的大藝術家—馬士琦
    • 人物傳播學創始人郭遠光:痛并快樂著的新聞人
    • 曾浩書法展亮相西安曲江 欲與古今榜書試比(圖文)
    • 仁厚行天地  妙筆寫人生 —記著名軍旅作家韓懷仁
    • 書法大師辛建社8.1前夕“書畫”慰問武警西安支隊一大隊官兵
    • 本期文化人物:把心定格在影像之間—李師順(圖文)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資訊

    熱圖

    • 《天天向上》已婚男主持人田源夜店照 與妙齡女激吻
    • 熟女
    • 超美女
    • 17歲哈薩克女排隊員一夜爆紅 身高182腿長120
    • 天賜之美
    • 最美花季
    • 清純校花
    • 精致女生
    • 百合朵朵
    • 美到想不到
    • 唯美劉詩詩
    • 醉美馬蘇
    广东时时骗局